種子教師研究計畫成果分享:12月10日會計系王全三與國企系許耀文老師「Financial Performance Enhanced by CSR through Expense Substitution」
發佈日期:2020-03-16 
瀏覽數:947
 2020-03-17 更新

 


  臺大管理學院日前於1210日舉辦「種子教師研究計畫-成果分享會」,本次很榮幸邀請到會計系王全三教授擔任主講人,分享他與國企系許耀文教授合作研究的「Financial Performance Enhanced by CSR through Expense Substitution」,本研究主要係探討企業是否資化社會責任支出,發展出一個簡單易行的研究方法,幫助學者實證企業所從事的部分活動 (如研究發展活動),是否具有不確定經濟利益,該不確定經濟利是否被公司資本化。

 

  企業社會責任(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, CSR)在學術與實務界,皆受到持續性的高度重視。企業社會責任支出內容廣泛,可能包括企業為保護環境所購置之設備,或為消除工作或職場歧視的相關支出,也可能僅是單的慈捐贈。根據調查,2016年企業為永續責任所花費的支出已達美金280億,顯見企業社會責任支出的會計資訊日趨重要。

 

  CSR活動支出若能夠創造經濟利益,也是具有不確定性的經濟利益,就如同研究發展費用創造的經濟利益,具有不確定的性質。然而CSR支出與研究發展支出的不同之處,在於現行國際會計準則並沒有特別公報,規範企業應如何認列CSR支出,因此企業可以因應不同情況,而有三種處理的可能(1)全部資本化:將CSR支出轉換為企業資產;(2)部分費用化:將CSR支出作為企業存貨,再轉換為銷貨成本,以及(3)完全費用化:將CSR支出作為企業銷管費用。

 

  過去研究顯示企業權益帳面金額(下稱BVE)對股價之間的比值,沒有被資本化的資產數額相關。學術研究帳面金額對市價(book‐to‐market)或其倒數,捕捉企業未被資本化的無形資產價值。有關銷貨成本(下稱COGS)與銷管費用(下稱SGA)的研究中,有學者將兩變數合稱為核心費用,研究發現投資人對COGS評價權數會高於SGA,因為COGS具有較高持續性。後續研究也發現COGS所隱含未來盈餘的資訊量較大。因此文獻顯示投資人與分析師可能會密切關注企業的BVECOGSSGA,而本研究的核心問題有二,一為從CSR支出被資本化的角度,來思考CSR支出如何改變投資人對這三變數的評價?其次,從公司角度,思考COGSSGA如何影響公司稅前淨利?

 

王教授與許教授以未從事CSR公司作為對照組,比較有從事CSR公司,以找出兩個核心研究問題的答案。首先,針對第一個問題,王教授與許教授認為,對未從事CSR公司而言,BVE應該對公司價值有正向助益,核心費用對公司價值則有負向影響。此外,因為COGS具有較高的持續性,所以COGS對於公司價值的影響係數,會高於SG&A的影響係數;對有從事CSR公司而言,假設CSR能夠創造不確定利益,且當該不確定利益被部分資本化時,則CSR公司的BVE將內含不確定利益,因此相較於一般公司,CSR公司的BVE對股價的解釋係數將下降。

 

針對第二個研究問題,王教授與許教授從公司角度觀察,認為未從事CSR公司來說,因為COGS會為銷售帶來貢獻,而SG&A不一定會為銷售帶來貢獻,因此推論SGA對稅前淨利的負面影響應大於COGS;而對有從事CSR公司來說,如果企業將部分CSR支出資本化,且CSR支出能為企業帶來利益,則CSR支出能減輕COGSSG&A對淨利的負面影響,且公司若將CSR支出放在COGS,則更能減少核心費用對稅前淨利的負面影響。

 

研究設計分別以公司的股權價值及稅前淨利作為迴歸應變數,並於迴歸方式程中,加入KLD Score以區分企業CSR支出的程度,主要的迴歸結果符合理論預期。王教授與許教授依據實證結果提出研究結論:CSR支出確能產生不確定利益、部分CSR支出被資本化;當CSR支出認列為COGS時,可提升稅前淨利,但會減少公司的市場價值。反之,若企業將CSR支出認列為SG&A時,則會減少較多的淨利,但卻較不影響公司的市場價值,所以即使會計準則並未特別規範企業CSR支出應如何處理,但CSR公司仍受制於最大化淨利抑或最大化企業價值的選擇,進而影響企業如何會計處理CSR支出。

 

感謝王教授帶來這場精彩的研究成果發表與分享,並感謝與會老師們對本研究分享發表的熱烈討論與建議。相信成果分享會的彼此交流與激盪,能讓不同專業背景的老師們獲益匪淺,進而有更多元的創新方向研究。

撰文者/會計學系暨研究所研究生 李蔚珊